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医学论文 > 中医学论文 > 中医眼科论文

干眼症患者服用滋阴润目颗粒的效果分析

时间:2020-06-03 来源:现代中医药 作者:孙利,胡天明,李长生 本文字数:4985字

  摘    要: 目的 观察滋阴润目颗粒对干眼症的临床疗效。方法 选取2016年6月~2018年6月在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眼科门诊就诊的干眼症病例,共78例,随机分为治疗组与对照组,其中治疗组采用滋阴润目颗粒,而对照组给予玻璃酸钠滴眼液,对治疗组和对照组的临床疗效进行分析。结果 治疗后两组中医症状积分均有明显降低,差异有统计学差异,其中治疗组治疗前后P<0.01,对照组P<0.05。治疗组能提高干眼患者的泪液分泌量、延长泪膜破裂时间、降低角膜染色分值,与治疗前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O.05)。对照组在提高泪液分泌量、延长泪膜破裂时间方面,与治疗前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O.05),但角膜染色分值有显着性差异(P<0.05)。结论 运用整体观念、辨证论治投以滋阴润目颗粒治疗干眼症占据一定的优势,中药治疗注重整体调节,不但从整体上改善了患者的泪液分泌、抑制泪液的蒸发,多种中药协同作用,还具有抗炎、调节免疫、调节激素分泌、神经系统的协调性等作用。

  关键词: 滋阴润目颗粒; 干眼症; 中医药疗法;

  干眼症[1](Dry Eye Disease,DED),是一种多因素疾病,其特征是泪膜不稳定,引起各种症状和/或视力损害,可能伴有眼表损伤[2]。近年来,随着电子产品的普及、角膜接触镜和屈光手术的广泛应用、生活环境的污染等,干眼症发病率有增无已,低龄化趋势显着,干眼症的研究和防治工作对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起着寸辖制轮的作用。笔者临床投以滋阴润目颗粒治疗干眼症取得良好疗效,本研究采用随机、对照试验,与单用 0.1%玻璃酸钠滴眼液(爱丽滴眼液)常规治疗干眼症数例进行对照、探讨,并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临床资料

  研究纳入病例为2016年6月~2018年6月在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眼科门诊就医的干眼症患者,共78例,其中男性38例,女性40例,年龄20~70岁,平均(42.5±10.62)岁,病程1~38月,平均(12.28±9.35)月。将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滋阴润目颗粒)和对照组(玻璃酸钠滴眼液(爱丽)),其中治疗组37例,对照组41例。治疗前两组患者在年龄、病程、性别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0.05),具有可比性,见表1。

  表1 两组患者基本情况比较(x ? ±s)(x?±s)

  1.2、 诊断标准及病例选择、排除标准

  干眼症的诊断参照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颁布的《中医病症诊断疗效标准》[3]:①眼干涩、磨痛、畏光,可伴有口鼻干燥;②目珠干燥失却莹润光泽,白睛微红,黑睛生翳,眵多黏稠;③泪液分泌实验(Schirmer I试验)小于10mm/5min为阳性,小于5mm/5min则为强阳性,泪膜破裂时间(BUT)小于10s为阳性,小于5S则为强阳性;角膜荧光染色着色点大于8个为阳性,大于12个则为强阳性。若其中有两项结果异常,或有一项结果呈强阳性,即可诊断。

  1.3 、纳入标准及排除标准

  (1)纳入标准:①症状、体征均符合上述干眼症临床诊断标准;②对本研究治疗方法有配合度者;③年龄介于20~70岁之间;④知情同意。(2)排除标准:①过敏体质或对本研究使用药物过敏者;②处于妊娠期或哺乳期妇女;③有睑缘炎症、瞬目反射异常、眼睑闭合异常等蒸发过强干眼症;④同时伴有感染性角膜炎,或角膜营养不良者;⑤合并有心血管、脑血管、肝、肾和造血系统等严重原发性疾病及精神病患者;⑥年龄<20岁或>70岁者。

  1.4、 治疗方法

  治疗组给予滋阴润目颗粒(组成:生地黄15g,熟地黄15g,玉竹10g,麦冬10g,玄参15g,枸杞子12g,决明子10g,石斛12g,野菊花6g,生甘草3g),水冲服,分2次口服。对照组局部点玻璃酸钠滴眼液(参天药业),3~6次/日,滴双眼。两组均治疗2个月后进行疗效评定。

  1.5、 观察指标

  1.5.1、 疗效指标

  主观症状积分:采用问卷调查方式,将常见临床症状分别计分,分项比较,累计对比治疗前后临床症状评分变化。包括眼部干涩感、眼部易疲劳、异物感、烧灼感、眼胀感、眼痛感、畏光、眼红,共8项,根据症状反应强烈程度将症状等级分为无、轻(偶然)、中(经常)、重(持续),分别对应计分0~3分,分数越高则表示症状越严重。

  表2 主观症状积分赋分标准

  1.5.2、 客观指标

  ①基础泪液分泌试验(schlrmer I test,SIt):结膜囊内滴入0.4%盐酸奥布卡因滴眼液(参天制药)1次,5 min后吸出结膜囊残存液体,在室内中等亮度和湿度环境下,背光检查,采取5mm×35mm的常规泪液检测滤纸条,于首端5mm处反折后轻巧地置于患者下穹窿结膜内的中外1/3交界处,嘱患者双眼自然闭合5分钟后取出滤纸条,反复测量滤纸的湿润长度3次,取平均值记为滤纸湿长。以每周观察并记录1次为周期。若小于5mm即可诊断为泪液缺乏;6~10mm可疑分泌减少,大于10mm则标记为正常。②泪膜破裂时间((break-up time,BUT):荧光素钠角膜染色后,患者眨眼,再注视前方,裂隙灯下,用钴蓝色滤光片观察,自最后1次瞬目后睁眼至角膜出现第1个黑斑泪膜缺损为止,计算标记为破裂时间。③角膜荧光素染色计分:染色后在裂隙灯钴蓝光下观察角膜上皮着染情况,将角膜分为颞上、颞下、鼻上、鼻下4个象限,每一个象限都是0~3分,并规定0分为“无染色”,1分为“少许点染”(轻),2分为“较多点染”(中),3分为“块状染色”(重),最后将各象限的分数相加,满分为12分。

  1.6、 疗效判定标准

  参照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颁布的行业标准(1994)《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治愈:症状基本消失,角膜染色消退,Schirmer试验多次测定大于10mm/5min或 BUT>10 s;好转:症状减轻,角膜染色减少,Schirmer试验多次测定泪液分泌量有所增加或 BUT 时间延长;未愈:症状无改善,角膜染色无变化或增多,Schirmer试验多次测定泪液分泌量未增加,BUT 未延长。

  1.7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6.0软件进行统计处理。所有数据以均数±标准差(x ? ±s)(x?±s)

  表示,各组间变量的比较采用方差分析和t检验。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主观症状变化

  治疗前两组主观症状无差异,说明两组的主观症状具有可比性。两组治疗后主观症状较治疗前均有明显改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组治疗后总体主观症状积分均好于对照组(P<0.01)。见表2。

  表3 两组治疗前后主观症状积分比较(x ? ±s)(x?±s)

  注:△治疗前后比较P<0.05,※两组之间比较P<0.05,*P<0.01。

  2.2、 两组治疗前后客观指标比较

  治疗组能提高干眼患者的泪液分泌量、延长泪膜破裂时间、降低角膜染色分值,与治疗前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O.05)。对照组在提高泪液分泌量、延长泪膜破裂时间方面,与治疗前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O.05),但角膜染色分值较前有统计学差异。

  表4 两组治疗前后SIt、BUT、角膜染色分值比较(x ? ±s)(x?±s)

  注:△治疗前后比较P<0.05,※两组之间比较P<0.05,*P<0.01。

  2.3、 两组疗效比较

  治疗组有5例治愈,好转27例,总有效率达86.49%,而对照组无治愈,仅有好转23例,总有效率为56.10%,两组之间比较有统计学差异,(P<0.05)。

  表5 两组临床疗效比较[n(%)]

  注:△P<0.05。

  3、 讨论

  国内外对干眼症的治疗方法,基本以缓解眼部不适症状:干涩、视疲劳、视力模糊等,作为治疗目的。目前常规治疗方案以各种类型人工泪液为主,此外还有抗炎和性激素替代疗法等方案,但其相关药物在不良反应、耐药性和长期滴用安全性方面尚缺乏有效的大数据统计分析[4]。由于使用方便,临床满意度高,人工泪液的临床应用最为普及,能维持眼表的润湿程度,因泪液减少造成的泪液高渗状态也可呈降低趋势,有可能减少结膜杯状上皮细胞分泌障碍,缓解眼表炎症,可明显减轻患者主观症状。目前临床常用的人工泪液主要成分较常用的如黏多糖类、纤维素类、聚乙烯醇类,除此以外还有聚丙烯酸类、某些细胞因子(如bFGF)和其他一些营养物质(如维生素A)等。临床依据干眼症患者主观症状严重程度、干眼类型及经济等特点进行多元化个体化选择,如具有低粘度特性的聚乙烯醇能较长时间粘附并维持眼表功能,有替代黏蛋白作用,可延长泪膜破裂时间,减少角膜荧光素染色评分;也有一些处于研究阶段的人工泪液,如Matsuo[5]报道中则表明不同人工泪液对中重度干眼症疗效研究发现,比透明质酸和羟乙基纤维素滴眼液,海藻糖滴眼液疗效更好。虽然人工泪液作为干眼一线用药百治百效,但目前人工泪液在临床应用依然存在较多问题:第一,目前上市的人工泪液主要起改善眼表润滑和增加角膜表面水液存留,起营养眼表作用,缺乏具有修复角膜上皮、促进黏蛋白分泌等多重作用的活性因子成分,对病因未予治疗。第二,人工泪液药剂瓶中所含的防腐剂对人眼角结上皮细胞均有毒性,并有破坏结膜杯状细胞的可能,若长期滴用,可能加重干眼症状,甚至发生更严重的并发症。最后,频繁滴用眼药水对人体正常泪膜的稳定有破坏作用,而目前临床上不含防腐剂的人工泪液品类还没有普及。

  除此以外,近年来,干眼症疗法中,简单快捷的物理疗法风发泉涌般发展,包括传统物理疗法如中药熏蒸、热敷、超声雾化、睑板腺按摩、湿房镜等,以及近年来蓬勃发展并广泛应用的角膜绷带镜及巩膜接触镜、强脉冲光治疗[6]、湿室升温护目镜、热脉动治疗等现代物理治疗方法[7],临床有一定效果,但物理疗法的作用有局限性、起效慢、治疗周期相对较长,需要患者在治疗上有较好的依从性。中医治疗方面,中国传统医学书籍中早已详尽论述了干眼症与五脏六腑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并提及了干眼症的治疗。Chang等[8]单用杞菊地黄丸治疗干眼症,对其疗效进行了深入研究,发现杞菊地黄丸能有效增加泪膜的稳定性,降低角膜上皮的异常变化;李凯等[9]临床对水样液缺乏性干眼症投以中药颗粒剂“润目灵”(鬼针草、枸杞子、菊花),发现润目灵治疗干眼颇有疗效,其能促进泪液分泌、延长泪膜破裂时间,对角膜病变修复有促进作用。金兰等[10]认为中医 “五联疗法(穴位注射、针刺、熏蒸、汤剂口服、中药离子导入)”治疗干眼症行之有效。大量研究证明,诸多临床类似专方、验方,在干眼症的治疗上,均能显着改善患者症状,各项实验指标也有一定程度的改善,这说明运用整体观念、辨证论治投以中药治疗干眼症不但具有临床基础,且有一定的优势。中药治疗注重整体调节,从症状体征上讲,可增加泪液分泌量、遏抑泪液蒸发,另外从宏观角度上讲,多种中药协同作用,还具有抗炎、调节免疫、调节激素分泌、神经系统的协调性等作用,但其机制仍待进一步研究和不断地数据佐证。

  滋阴润目颗粒是本科室协定方,在前期临床治疗干眼症取得了较好的疗效。本研究以熟地、生地为君,滋阴补肾,生地又能清热凉血,二药相配,补清相合,标本同治;“诸子明目”,枸杞子、决明子补肾益精、养肝明目,麦冬、石斛具有生津益胃、清热养阴之功效,与熟地配伍具有增水润目之意,可缓解肝肾不足引起的干眼症状,四味共为臣药,君臣共奏滋阴补肾、生津养血之功;佐以玄参滋阴凉血、滋阴降火;菊花归肝经,散风清热、平肝明目;甘草甘平辛凉,既能清热解毒,又有调和众药之功[11]。本方以滋阴为主,以清热为辅,补中有清,补中有散,临床作用滋阴补肾而不腻,清热散而风不过,为治疗干眼症的临床优效组方。本临床观察证实:口服滋阴润目颗粒治疗干眼二个月后,患者复诊时眼部主观不适症状明显减轻,并且眼泪分泌较以前增加。相比对照组而言,治疗组不仅体现标本同治,并且在观察指标方面显示,其在改善患者主观症状、增加泪液分泌量、延长泪膜破裂时间方面具有较明显的优势。

  参考文献

  [1]Shimazaki J .Definition and Diagnostic Criteria of Dry Eye Disease:Historical Overview and Future Directions[J].Investigative Opthalmology & Visual Science,2018,Vol.59:DES7-DES12.
  [2]Tsubota K,Yokoi N,Shimazaki J,et al.New perspectives on dry eye definition and diagnosis:a consensus report by the Asia Dry Eye Society.Ocul Surf.2016,15:65–7.
  [3]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4:101.
  [4]朱思思,肖启国.人工泪液在干眼症中的应用及进展[J].中国现代医药杂志,2016,18(12):105-108.
  [5]Toshihiko Matsuo (A1).Trehalose versus hyaluronan or cellulose in eyedrops for the treatment of dry eye[J].Japanese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2004,Vol.48(4):321-327.
  [6]宋文静,晏晓明.强脉冲光治疗睑板腺功能障碍及其相关干眼的研究进展[J].中华眼科杂志,2018,54(2):140-143.
  [7]麻凯,李青松,张振永,等.干眼症的物理治疗研究进展[J].国际眼科杂志,2018,18(4):660-663.
  [8]Yung-Hsien Chang,Hui-Ju Lin,Wei-Chu Li.Clinical evaluation of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prescription Chi-Ju-Di-Huang-Wan for dry eye[J].Phytotherapy Research,2005,19(4):349-354.
  [9]李凯,王育良,高卫萍,等.中药润目灵治疗水样液缺乏性干眼症的临床疗效[J].国际眼科杂志,2009,9(11):2116-2117.
  [10]金兰,邢敏艳,朱江.中医“五联疗法”治疗干眼症180例临床观察[J].现代中医药,2015,35(4):48-50.
  [11]王保芹,朱洁,李泽庚.甘草在方剂中的作用及配伍规律[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7,33(1):52-54.

    孙利,胡天明,李长生.滋阴润目颗粒治疗干眼症的临床疗效观察[J].现代中医药,2020,40(02):90-93.
    相近分类:
    百度

    九色优选 | 跳跳猪 | 聚聚玩 | 有赚网 | 聚享游 | 快乐赚